正在加载数据... 教育资源 | 公文签收 | 澧县教育| 网站地图
您现在的位置: 澧县第二中学>> 校友之家>> 校友文摘>>正文内容

校友文摘

大树与小草

  作品与作者简介:该作品获得全国康乃馨杯作文竞赛一等奖。作者王姝雯系澧县二中高二年级1611班在读学生,指导教师张倩。

他是母亲的第二个男人。

父亲病逝后母亲辞掉鞋厂里的工作回了娘家,住在小姨的花厂里,当起了花农。他是个建筑工,是小姨做的媒,他与母亲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我与他的第一次见面。

那天黄昏异常闷热,空气中的水分打湿了蝴蝶的翅膀,沉重得飞不起来,蚊子在我耳边嗡嗡乱叫,吵得我心烦意乱。他骑着摩托车从一片暮色中穿出来,一身深蓝色沾满水泥浆的工作服,踩着一双可两穿的泡沫凉鞋,显得邋遢懒散。母亲正在用独轮车推花泥,见他过来便放下手里的活儿,脱了手套招呼他到屋里坐。我在门口远远望见母亲引他进来立马躲进了房间,直到他离开我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来,关于那个人我未向母亲提及只言片语。但母亲却几度欲言又止,好像总有什么话要讲。

这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,电闪雷鸣的很吓人,我蜷缩在床上,母亲抱着我,我闭着眼睛,她也闭着眼睛,我知道我们都没睡着。

第二天早上又放晴了,母亲也比平常早起一个多小时到集市买菜,还煲了她拿手的“鸭掌汤”。我是闻着汤鲜味儿起床的,母亲说今天有客人来“吃晌午”,特地叮嘱我别偷吃。此话一出客人的身份我便猜得个八九分,果不出我所料,接近十二点的时候不速之客来了,是他。第一眼我还没认出来——蓝色的格子衬衣配一条米白色的西装短裤,皮鞋亮得晃眼,跟昨天比犹如脱胎换骨一般,他看起来还真年轻。趁母亲在厨房的功夫,他说吃了饭带我去看电影,我一惊,因为我前两天才吵着让母亲陪我去看新上映的国产动漫《大鱼海棠》,想是母亲同他说了,他才能正挠到了我的痒处。虽说并不情愿,但我终究还是没骨气地答应了。从去电影院的路上到电影结束,我几乎不搭理他,他倒是殷勤得很,一路问我饿不饿,提醒我注意安全。回家的时候他说带我去吃“李拐子”家的抄手,说母亲告诉他的我上街必吃抄手,而且偏爱这“李拐子”。我瞪着眼告诉他我换口味了,转身便走,其实心里更埋怨母亲为了一个生人竟然出卖我。

暑假末母亲说这段时间很忙恐怕没时间送我去火车站了,打算让他送我去,我怎会不明白母亲的心思,但我依然希望由母亲亲自送我去。我极力恳求母亲,甚至不惜与她大吵一架。直到回家的那天早晨,他又骑着摩托车来到花厂我才意识到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。他替我拎着大包小包送我到检票口,检票进站的时候我回头望了望他,他带着笑冲我挥着手。

年末他便与母亲结婚了。

第二年暑假我再去时,又是他来车站接的我,还是骑着那个摩托车。仅一年之隔他的头发白掉大半,他与母亲自己承包了块地种花,并在花地附近搭了个简易房屋,冬冷夏热的那种,里面只能容纳一张床、一个衣柜和一张仅供两个人吃饭的小桌子,衣柜和床之间有一条狭窄的过道,我过去后过道也被打了地铺,他就睡在那里。房子旁边有棵大树,整个夏天都用它的绿荫庇护着身旁这座小屋。

我几乎不会主动与他说话,但也不刻意回避他。吃饭的时候他会将桌子让给我和母亲,自己端着碗夹好菜到屋边的那棵大树下吃,吃完将碗放在地上,再点根烟坐上一会。

转眼又到了该回家的日子,这些天家里总不太平,头天栽下的两万株孔雀花草苗由于工人马虎施了两遍肥,一夜间烧死了大半。如果现在重新播种到出苗起码需要三四天,这就意味着不能按时完成顾客的订单,也不能及时拿到钱。可这笔钱,正是母亲为我准备的学费呀。这天吃午饭的时候母亲也端着碗出去了,他们俩在树下吵了起来,声音很大,传到了屋里。

“你说现在怎么办,让我的娃娃空手回去吗?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,她就不是我的娃吗?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几滴眼泪滴到饭碗里。

回家的前一天傍晚,他一个人坐在大树下抽烟,红色的烟头在暮光中忽明忽暗。他看见我走出来招手示意我过去,我朝着那个红色的小点儿径直地走到他面前,他在地上杵熄了烟头,吐出最后一口烟,站立了一会儿。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叠红色的纸币放到我手上:“这是三千块钱你先拿着回去开学,不够你再打电话给我,我再想办法,你别担心,有我呢。”我点点头,小声说了声:“谢谢叔——”后面那个“叔”字没说出来被我咽了回去。他拍拍我的肩膀,戴上手套朝花棚的方向走了。

我拿着三千块钱站在树下一动不动,那天傍晚的风可真凉快,吹得我直想随风摇曳。我坐在他曾坐过的地方,倚着树干,做了个梦——梦见自己变成了这棵大树下的一株小草,在大树的庇护下安逸地睡着,好不快活。

?